lol如何投注 故事:总裁用1000万求我和他弟假结婚,发现他哥俩秘密,我只想悔婚(下)

lol如何投注 故事:总裁用1000万求我和他弟假结婚,发现他哥俩秘密,我只想悔婚(下)

lol如何投注,总裁用1000万求我和他弟假结婚,发现他哥俩秘密,我只想悔婚(上)

小区环境优雅,二十四小时保安,外人不让进,我只能在外面瞭望小区内部,有小桥流水,音乐喷泉,大面积的草坪花坛,这应该是新建小区,房价也应该不低。

可是怎么能找到司机家呢?

我先在手机上查了下小区建成入户的时间,就在司机入狱之前一年,如果没错,司机家入住应该在司机入狱以后。

了解详细情况的应该是物业管家,这里应该是一级物业,每家的具体情况,管家应该了解。

我想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去物业问问,当然不能直接问。

我骗过保安,说是去物业了解一下小区,因为想在这里买房,保安指给我物业的方向,我顺利来到物业。

“我要买孙生家的房子,想问下他家有没有什么问题?”孙生是那个肇事司机。

物业接待马上喊:“王姐,孙生是不是你管的那栋楼的?”

王姐应声过来了,“是,2号楼4单元的,”我佩服管家的业务,每家都记得牢绷的。

王姐狐疑的看了我一眼:“没听说他家卖啊,男主人刚刚回来,”

“可是说他们家经济紧张想卖房子?”我煞有介事。

“他们家可不紧张,孩子在贵族学校,学费一年就十几万,女的天天在家玩麻将,男的好像肇事在监狱刚出来,他们家可不像没钱,那女的衣服包都可贵了,”王姐随口聊着。

“那王姐,您知道他家哪年进户的吗?”我继续追问,

“那我得查查······哦,入住二年半了。”王姐抬头看我,

我人畜无害的笑下:“可能我消息不准,我回去再打听打听,我给您留个电话,有卖房的打给我。”我当然不会留真的号码。

晚上我把听到的全都告诉了南阳。

一个司机怎么可能买那么好的房子,而且还在肇事入狱之后?孩子还去了一年十几万的贵族学校,一定是有人给了他们这笔钱,他们才可以什么都不用做,只要在牢里呆上三年。

南阳站在窗前,望着漆黑的夜空,我看不见他的表情,但透过僵硬的背脊,我能想象他俊朗的脸庞一定被痛苦撕扯得七零八落。

都说有钱好,可是有钱的南阳好吗?他所承受的又哪是他这个年龄应该承受的?

同情没来由的从心底升起,我慢慢走到窗前,却不知道怎么安慰,这是法治社会,这是有血缘的一家,可是却出现了弑父弑兄违法乱纪的事,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,任何语言都是那么苍白和多余。

不知道站了多久,南阳拍了拍我的头:“丫头,虽然你没钱,但是我还是羡慕你,”

我弯了下嘴角:“我也羡慕我自己!”

南阳第一次笑了,“知道我为什么相信你吗?因为你带有阳光的味道,第一次看见我就那么同情我,说明你心地善良,心地善良的人坏不哪去;然后你真是傻丫头,我们家的财产超过几十个亿,你不放弃,那会是多少咖啡店?”

“呵呵,谁想那么多?”

我真的没想那么多,他们家是做什么的我都不知道,也没问过。我说的是真话,如果平日里谁说给我一千万我想我是拒绝的,可是用咖啡店诱惑,我到底还是动心的,各取所需吧。

总裁用1000万求我和他弟假结婚,发现他哥俩秘密,我只想悔婚。

6.人面兽心

楼下有动静,声音很大,我仔细听了一下,好几天未谋面的南朝回来了。

南阳眼睛阴翳的可怕,他又要装弱智了。

我轻轻的打开了电视。

一会,传来了敲门声,接着南朝的声音也传了过来:

“李袅袅,出来一下······”

我刚把门打开,南朝一把就把我拽了出来,随脚把门踢上。

南朝满嘴酒味,眼睛通红,他把我抵在墙上,我惊恐大叫:

“你干什么?放开我?”

“你不要房子了?”他用肘部固定了我的头,

“我草,要房子也没说带吻啊?”我眼含愤怒。

“那再加一百万!”酒好像烧红了南朝的眼睛,也烧懵了他的心,

“滚开,否则我告你!”我声音坚定。

我用膝盖狠狠的撞过去,他低呜一声捂着那块蹲了下去,脸越发红的像猪肝:

“你······你······”他疼的说不出话来。

我愤怒的看着那张脸,曾经那么帅气,此时让恼羞成怒分裂的怪异无比,我突然想起了人面兽心一词,我确信应该是说他的。

“你们在干嘛?小姐姐你在干嘛?哥哥你在干嘛?”南阳傻咧咧的出来了,我把头扭向一边。

“哥哥,我想吃糖,”南阳走向南朝,我想他是想把南朝带离这里,好让我脱身。

南朝想都没想,抬手就给了南阳一个嘴巴,南阳瞬时大哭起来。

一个大小伙子的嗓门之大,足可以震醒整栋楼,南妈妈起来了,保姆起来了,都跑上来看发生了什么。

南阳一头钻到南妈妈怀里:“妈,哥哥打我!”

南妈妈看了一眼委屈的我,又看了一眼尴尬的南朝,我想她明白了什么,冷眼看着南朝:“他是你弟弟,你唯一的弟弟,你不好好爱他,为什么打他?”

“我······”南朝匆忙中找不到借口。

“袅袅过了门就是我们的家人,是你弟媳,你要懂得分寸!”南朝脸色难看到极点。

“我吃斋念佛是让上苍有好生之德,原谅你们的罪过,原谅你们这些忤逆之子,如果你再不罢手,我不会客气!”

南妈妈没有了往日的慈祥,脸色因为阴冷而惨白,她没看任何人,自己走下楼,那一刻我相信她是什么都知道的。

保姆也随着南妈妈下楼了。

南阳跑过来:“小姐姐,你给我拿糖去!”

我牵起南阳的手,去厨房拿糖,剩下南朝,脸红白不定!

再上楼时南朝已经回房间了。

我一直牵着南阳的手,因为害怕我手冰冷,因为气愤,南阳的手也冰冷,二个冰冷的手就这么牵着,回到房间很久都没有热气。

我牵着南阳来到卫生间,放了很多温水,然后把手放了进去,温暖立刻弥漫开来,南阳看着我,许久才说:“对不起,代他道歉!”

我瘪了下嘴:“我自找的!”

能怪谁的,还不是贪心害的!

我看向南阳,他忧郁的眼睛看着窗外,明亮和昏暗被浑浊在一起,他眼里有点点的泪,是啊,有什么比手足相杀更残忍的吗?何况还有父仇?

我不知道说什么,那份噬心不是当事人,恐怕很难理解。

可是我的心却被丝丝的牵出些许的疼来。

我们不是个戏子,却上演了真实版的无间道。

“什么时候结束?”我低声问他,因为事情太大,我害怕。

“应该快了,我已经向公安局报案,司机会被重新抓回去审问,交通肇事变成刑事案件,不怕他不说。”

南阳咬着牙齿,太多的恨,让这张俊逸的脸庞格外冷酷。

“没有别的办法吗?”毕竟最后有一个是要进监狱的。

“我想过很多次,如果没有爸爸的死,我想我会原谅,可是爸爸死了,杀父之仇不共戴天,亲哥也不成!”

南阳在温热的水中说出冰冷的话。

7.气急败坏

南朝来咖啡店找我,拿出放弃财产声明让我签字,我知道他一定是听到了司机被抓的风声。

“不是仨月以后吗?”我竟能一脸天真样,其实心里是砰砰乱跳的。

“提前你不就早点得到房子了吗?”他阴沉着脸,我竟又想起了人面兽心四个字,真的好贴切,我确定以后看人绝对不能看脸,颜值是最骗人的。

可是我也不明白了,一个快要进监狱的人了,要那么多钱干什么?监狱里有超市还是有饭店?你去哪里花呢?

“我不能签字,这样你弟弟太可怜了,”我清楚的拒绝。

“什么?”南朝瞪大眼睛,“我们可是说好的?”

“我们说的是三个月以后,现在才一个月不到,”我怼回。

“这有什么区别吗?”南朝眼色阴翳,“你他妈是不是有事瞒着我?”他捏起我的下巴,我本能的往后仰着······

“信不信我弄死你?”南朝恶狠狠的看着我,

“不信,”我本就不是一个怕事的女生,因为从小没有父亲,我是妈的主心骨,所以不惹事,不怕事。

“大哥,你弄死我试试?有钱就了不起啊,法院不是你家开的,公安局也不是你家开的,现在是和谐社会,法制社会,尊敬你你是南朝,不尊敬你你狗屁不是!”

十八岁闯荡江湖,姐也不是吓大的。

“不签字就滚蛋,房子收回!”南朝有点气急败坏,

“笑话,我交的房租没到期,你说收就收?你先问法院同不同意?”我自己都惊诧我能这么冷静。

“合同上写的,你已经签字同意了,”

那天被送房子冲昏了头脑,也没看上面写什么。

“那又怎样呢?收房子包赔损失。”我声音高了八度,愤怒就像是被迅速吹大的气球,你以为你是谁?你有豪门背景,我也有倔强背影。

我想他是不敢把这样的一份合同给法院看的,因为里面充满了阴谋。

“李袅袅,为什么事到如今你又不肯帮我?你想和那个傻子过一辈子?对了,是因为不签放弃声明,你拥有的更多,是为了钱?我真是小看你了。”

他还不知道南阳已经好了,所以真的不知道谁是傻子?

嘲讽在南朝脸上升起,冷冷的加重了语气,眼里有了刺刺的光:“说吧,还要多少?”他鄙视的看着我。

我去,真是狗眼看人低,想到他雇人开车撞死了自己的父亲,我眼里心里都是愤怒。

“我不要,但是我现在也不签,仨月以后吧,就按照约定!”不想和他墨迹了,我想给南阳一点时间,让他找出真相,仨月足够了。

南朝气哼哼的走了,雪白的衬衣一尘不染,真的奇怪,他总是穿白色,是为了纯净心灵吗?

我觉得好拧巴。

8.伏法

回到南家,南家妈妈正和南阳大吵,原来南妈妈一直知道南阳是装的。

“你爸爸已经走了,把你哥抓进去他也回不来了,你能不能罢手?”南妈妈带着哭腔。

“爸是被哥找人撞死的,他是被他儿子害死的,您是让爸死不瞑目吗?如果只是撞我,我可以原谅,可是他连爸都害,他就是畜生!”

南阳声音坚定。

“他是畜生也是你哥,从小你爸给你们取名就是朝阳,希望你们一生都像朝阳,可是你们都干了什么?”南妈妈哽咽······

“从小你爸就偏心喜欢你,你哥做什么都不对,偏偏你又顽劣,经常作弄你哥,所以小时候你哥因为你没少挨打,大了你又学习好,成为你爸的骄傲,你哥就更不召你爸待见了。你有没有站在你哥的角度想想,他心里是什么滋味?他的自卑,偏执,冷漠有多少是拜你所赐?”

原来小时候的南阳是个顽劣的孩子。

“那这也不能成为他杀人的理由”,南阳大叫,

“你爸已经没了,你再把你哥送进监狱,我们这个家就彻底完了。”

“他犯法了就不能逍遥法外!”南阳一字一顿。

南妈妈失声恸哭······

这就是有钱人家,这就是有钱的人,二个男孩也能为了争宠不择手段。

我突然好想妈妈,一个像长辈更像闺蜜的妈妈,亦师亦友的妈妈,虽然我们没钱,但是我们单纯,没这么多破事。

我静静的坐在阳台的绿植里,进去不知道该说什么,所幸就不去劝了。

一会南朝匆匆忙忙的回来了,他进屋直奔南阳:

“你早就痊愈了,一直在和我演戏?”

“是,我早就好了,就为了看你表演,所以一直装傻,”我能感到南阳嘴角上的嘲讽。

“我早就该想到,搞阴谋诡计一直是你的强项!”南朝气愤的声音。

房间里传来巴掌声,不用看,哥俩动手了。

南朝一拳就奔着南阳打了过去,南阳一把就压下他的胳膊:

“我忍你很久了,今天就让你知道弑父的代价。”

我知道南阳积蓄的怒火爆发了,只听见一声声的闷响,南阳身高体壮,南朝瘦的就剩一把骨头,胜负早已明了。

南妈妈绝望的哭泣,我还是忍不住进屋把南妈妈扶了出来:

“让他们两个打吧,打死一个少一个。”

南阳看见我住了手,起身想拉住我,我一把甩开,慢慢的带着南妈妈回到她自己的房间,儿大不由娘。

在南妈妈房间,听南妈妈哭诉我才知道,南阳从小就会争宠,心眼特多,会有很多办法陷害南朝,所以南朝的童年一直都委屈不断,冤情不断,南爸爸以为南朝顽劣,没少打他。偏偏南阳又学习好,更增加了他在父母面前的信任度,更是变本加厉的针对南朝,有一阵南朝得了轻度抑郁症,南妈妈陪他去看病,才知道真相,可是已经晚了······

我大脑一片空白,他们的水火不容不是从车祸开始。

只是南阳违背了道德,南朝违背了法律,一个缺小德一个缺大德。

南朝被抓走了,哥俩刚打完没多一会儿,警察就来了,司机供出了一切。

在上警车的时候,南朝回头对我说:

“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?因为你阳光,那天想吻你,是因为喜欢,谢谢你让我感到人性美好!”他眼里难见的有了温柔。

我楞在那里······

而后又看向南阳:“这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是不是?你利用我的不满焦虑和贪心,让我感觉爸要把公司全部交给你,觉得更是没有未来,然后刺激我下手,那个使作俑者就是你,对不对?由始至终你都要除掉我是不是?”

他的眼里都是怨毒!

此时的南阳静静的看着哥哥的怨毒,然后被警察带走,那份平静不是他这个年龄应该有的表情。

我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,心里冰冷一片,他们的世界我看不懂,也不想懂。

南妈妈一口鲜血狂喷出来,老人家实在经受不了这样的打击,晕了过去,南阳和保姆一把扶住了老人,可是南妈妈还是摇摇欲坠,养了这样的儿子,谁之过?

我没有上前,一个月,突然觉得自己长大成熟了不少。

我就是一个喜欢咖啡的普通女孩,是那种没心没肺,迷糊天真的大咧咧的女主角,昏了头把自己给嫁了。

我选择了离婚,净身出户的离婚,南阳想挽留我,也想真正的把咖啡店送给我,我都拒绝了,我要不起。

婚姻不是儿戏,我不能亵渎它,我还是靠本事吃饭吧,心里踏实!

做错了,就及时回头,趁天还没有黑,趁我还记得路!

如果可以,我想忘掉这一切!(作品名:《婚了头》,作者:心元心语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禁止转载)

点击右上角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。

吉祥体育app下载最新

 

今日热点

特别推荐

栏目最新